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开奖结果 >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为什么首都都是耶路撒冷?

发布日期:2019-08-30 01:0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以色列国成立以前,耶路撒冷是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包括今天的以色列和约旦)的首府。英国托管政府在处理犹太移民的问题上引起诸多争议,最终被迫将巴勒斯坦问题移交给联合国处理。1948年底一次以阿战争后,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和约旦分割,西耶路撒冷成为以色列首都,东耶路撒冷被约旦占领。1967年以后,全部耶路撒冷都处于以色列控制之下。

  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地位尚不确定。按照以色列法律,住在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如果放弃原有的约旦国籍,将自动获得以色列国籍;但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拒绝接受以色列国籍(因为他们认为这就是承认以色列的占领),因此只拥有永久居住权。他们可以在以色列自由行动,但假如他们移出以色列(比如搬到巴勒斯坦地区),他们将失去这个权利,不得再移回。因此他们无法访问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亲友,即使那些亲友就住在几千米外的西岸。另一个有争议的事情是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前没有在人口普查中记录到的家庭成员的地位。假如他们要回到东耶路撒冷与他们的家庭团聚的话,他们必须得到以色列内政部的批准。巴勒斯坦人抱怨说以色列当局任意拒绝申请,因为他们想限制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口,以色列当局说他们对待巴勒斯坦人是公正的。这些争议也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权组织经常批评的地方。

  目前,以色列已经立法确定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也声称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将设在东耶路撒冷。目前,巴勒斯坦在该市最醒目的正式存在是东方大厦,20世纪末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总部。

  将耶路撒冷作为一座国际城市的建议是基督教人士提出的,基督徒在耶路撒冷是人数最少的,但对他们来说,耶路撒冷也是一座圣城。这个建议也得到了教皇的支持。

  受支持最多的是将耶路撒冷分割开来,以色列获得城市的犹太区以及哭墙,老城的其他部分和圣殿山规一个新建立的巴勒斯坦国家。一些以色列人反对任何基于文化、历史或宗教分界的分割。另一些以色列人认为对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都重要的老城可以成为一座多边控制的国际城市。巴勒斯坦人支持耶路撒冷作为一座自由城市,但是这个支持的可靠性受到怀疑,许多阿拉伯人控制区内的犹太建筑被破坏,比如不久前纳布卢斯的约瑟墓。国际组织如联合国无法保障阿拉伯人不破坏这些地方以及为朝圣者提供人身安全和自由。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曾由联合国管理,1948-1949年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西部建立了新市区,约旦则占领城东旧区。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国宣布定都于此。市区面积109平方公里,大部在城圈以西。主要工业有金刚石琢磨、家具、制药、化学药剂、制鞋、铅笔、纺织与服装(斗篷)等。旅游(包括朝圣)业甚盛。

  耶路撒冷是以色列自1950年以来的首都,该国的、大部分政府机关、最高法院和国会均位于该市。1980年,以色列国会立法确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但是,大多数国家不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认为该市的最终地位尚未确定,有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谈判决定。多数国家都将大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也宣布耶路撒冷将是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因此,今天耶路撒冷仍然是巴以冲突的中心。

  自1975年起,耶路撒冷超过特拉维夫,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城市。2006年,耶路撒冷的面积为126平方千米,拥有人口72,4000人,这两项指标均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各城市之首。而且无论是犹太人数量还是非犹太人数量,都居以色列各城市的首位。

  耶路撒冷同时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亚伯拉罕宗教(或称“三大天启宗教”)的圣地。自从公元前10世纪,所罗门圣殿在耶路撒冷建成,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城市,昔日圣殿的遗迹西墙,仍是犹太教最神圣的所在。基督徒也相当重视耶路撒冷,因为根据《圣经》记载,这里是耶稣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地点。伊斯兰教也将耶路撒冷列为麦加、麦地那之后的第三圣地,以纪念穆罕默德的夜行登霄,并在圣殿山上建造了2座清真寺——阿克萨清真寺和圆顶清真寺来纪念这一事件。

  巴勒斯坦在亚洲西部,位于地中海、死海、约旦河之间,面积约2.7万平方公里。公元前三千年,从阿拉伯半岛迁来的半游牧部落的迦南人定居巴勒斯坦,公元前二千年建立迦南国。后来,爱琴海沿岸的腓尼基人来到巴勒斯坦沿海地区,“巴勒斯坦”这名称在希腊语中是“腓尼基人的土地”的意思。再后来,公元前1200年,犹太人祖先(希伯来人)来到了巴勒斯坦。从公元前1200年到公元135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总共居住了约1300年。希伯来人原是游牧民族,以前常在幼发拉底河流域(即今天伊拉克)一带活动,后来迁居到埃及。在公元前1200年前,希伯来人受埃及统治者欺负压迫,在其首领摩西带领下又迁居巴勒斯坦。

  犹太人到巴勒斯坦后,就不断与先前早已在此定居的迦南人、腓尼基人作战,并于公元前1025年建立了希伯来王国。后把耶路撒冷作为首都。公元前923年,希伯来王国分裂为两部分,北部称以色列王国,南部称为犹太王国。后来,所有希伯来人都叫犹太人。公元前722年,亚述帝国征服了以色列王国,其居民被亚述人同化。从此,犹太人向外离散过程开始。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消灭了犹太王国,其国王和大批居民被掳到巴比伦。

  公元前538年,占据今伊朗一带的波斯帝国征服了巴比伦。波斯对犹太人很宽容,积极扶植犹太教,还允许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但犹太人过惯了巴比伦繁华的都市生活,不想回巴勒斯坦,只有小部分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定居,,这些人成为现代犹太人的祖先。此时,巴勒斯坦以外的犹太人远多于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其后几百年,又有许多犹太人从西亚离散到南欧、北非、中亚等地。公元前143年犹太人摆脱了希脂人的统治,建立了独立国家。但此次复国并未使散居在外的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公元前64年,罗马帝国入侵灭掉犹太国,对犹太人实行残暴统治。犹太人在罗马帝国统治期间,先后举行了4次大起义,反抗罗马帝国残暴压迫、统治。但起义全被血腥下去,罗马帝国杀害犹太人100多万。到公元132年,犹太人除被杀外,余者大部分被赶出巴勒斯坦,结束了长达1300年犹太民族主体定居巴勒斯坦的历史。残留的少量犹太人在其后的漫长岁月中,部分同化于当地民族,还保持对犹太教信仰和民族意识的则很少,如1170年,巴勒斯坦只有犹太人1440人。

  犹太复国主义以上述历史,作为在20世纪要在巴勒斯坦驱赶巴勒斯坦人来建立以色列国的根据。香港黄大仙灵码。那么,犹太人祖先曾在现今伊拉克、埃及居住过,是否犹太人也有权利赶走现今的伊拉克人或埃及人,在伊拉克或埃及的一块地盘上建立犹太人国家呢?古罗马人曾占领过巴勒斯坦,古罗马人的后辈是否现在也有权利要求占领巴勒斯坦?

  对于犹太复国主义的要求,当初有许多西方人士也是持反对态度。“1919年,美国总统威尔逊指派金.克兰委员会调查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声称的,犹太人对巴勒斯坦的第一次占领给予了犹太人以这块土地的所有权问题。对这一问题的调查是这样说的:‘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的代表经常提出,基于2000年前的一次占领,他们对巴勒斯坦拥有所有权。这种自称的最初所有权简直无法给予严肃的考虑。’事实上,24000居住在那里的犹太人中的绝大多数,都强烈反对在阿拉伯土地上建立一个犹太国。一年后,在英国上议院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一次辩论中,西登汉勋爵对以前和以后的许多观点作出反应说:‘我完全同情犹太人建立一个民族之家的愿望,但是,如果为此要使另一个民族承受巨大的非正义的对待,那么我认为这样的民族之家就不应该建立。巴勒斯坦并非犹太人固有的家园。它是在他们征服后占有的,而且从来没有全部占领过。现在他们则公开索要这些。他们对巴勒斯坦提不出比古罗马后裔对这个国家拥有的更为正当的要求。’”(〔英〕哈特《阿拉法特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41、42页)

  并且,在犹太人到巴勒斯坦之前,迦南人、腓尼基人就已经在巴生活了许久,他们后来同化了残留的部分犹太人,再后来,他们同进入这一地区的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通婚(实际上,在伊斯兰教产生前,巴勒斯坦已有大量阿拉伯人),同化演变为今日的巴勒斯坦人。因此可以说,迦南人是今天巴勒斯坦人的祖先,他们在巴勒斯坦已生活了5000年。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劳动生息,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如果说,犹太人长时间在基督教区的欧洲饱受欺压的话,历史上,阿拉伯地区的犹太人却在较长时间里受到阿拉伯人的友好对待。曾经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时,加入以色列军队同阿拉伯人作战的、亲认色列的美国学者萨弗兰,在其所著的《以色列的历史和概况》一书中写到欧洲基督教区对犹太人的迫害、杀害时,还写道,“一般说来是宽容的阿拉伯穆斯林的统治下,亚历山大的犹太人又兴旺起来……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在政治、财政、科学和教育各个领域里获得了显要位置。”当阿拉伯人从北非跨海,占领西班牙后,犹太人也跟随到了西班牙,“他们成为阿拉伯人强有力的伙伴,发展起灿烂的文明。城乡一切行业都向犹太人开放,许多人在各个西班牙国家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得到最高的位置。”所以,萨弗兰也认为,“犹太人在西方世界过的日子远不及在伊斯兰统治地区过得那样好。”(该书第25~2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可是,后来犹太复国主义者们却恩将仇报,他们不是向那些迫害、歧视他们的欧美资产阶级进行斗争,主张自己的权利,却是在欧美资产阶级支持下,向长期善待他们祖辈的阿拉伯人大肆进攻,抢夺阿拉伯人的土地和房屋,将上百万阿拉伯人赶出自己的家园。犹太复国主义者建立以色列过程中及其后,用当年罗马帝国对待犹太人的方法来对待长期善待犹太人的阿拉伯人民。

  犹太人在“文明的、民主的”欧洲、北美饱受压迫,使许多犹太人认为,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国家,才使自己的民族在1000多年里饱受迫害。所以,在19世纪末,在欧洲和北美的犹太人中间,出现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该运动希望建立一个犹太国家,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回到这个自己的国家,以结束自己民族受迫害、受歧视的历史。因此,犹太复国运动,犹太人想建立自己的国家,并不是法西斯德国后来迫害犹太人的结果,因为他们的产生是法西斯德国产生之前许多年的事。

  正因为欧美各国资产阶级都反犹、排犹,只不过法西斯德国更过激一些(也就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因此,当德国大肆迫害犹太人时,西方其余各国并没有对法西斯德国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采取实际行动(而现在西方常攻击不听话的国家造成“人道主义灾难”,然后给予军事侵略或制裁),也未对受迫害的德国犹太人采取多少实际援助,不太愿意接纳他们。欧美其他国家一般只是对德国表示遗憾或进行谴责(谴责都算态度严厉的)。在一个波兰籍犹太人在法国暗杀了一名德国外交官的第2天,“1938年11月,……纳粹集团捣毁犹太人的商店,焚烧犹太教堂,并在街上袭击犹太人。数十名犹太人被杀,数千人被送集中营……这一震惊世界的事件被称作‘水晶之夜’罗斯福总统召回美国大使以示不满……《新共和》杂志建议美国放宽移民条件,让受迫害的犹太人进入美国。但是这一建议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1939年初,议员罗伯特.瓦格纳提出一项提案,要求政府允许20万德国难民儿童不受移民定额限制进入美国,可是政府对此缄默……美国政府和其他许多政府一样……不希望他们逃到美国来,于是建议他们逃往安哥拉、马达加斯加、英属圭亚那和乌干达等欧洲殖民地(以前英国曾建议在其东非的殖民地“为犹太人提供一个民族之家”——笔者注)。……但却未能见效。”犹如现在作为美国黑人上层人士的赖斯完全溶入美国统治集团之后,立场就与统治集团相同而与普通黑人不同一样,作为美国犹太人上层人士的李普曼也认为纳粹迫害犹太人只是“欧洲‘人口过剩’的问题”。“当有人极力要求修改美国移民法,接纳难民时,李普曼却建议‘过剩的’犹太人到非洲去。李普曼没有公开批评罗斯福对犹太人的惨状漠不关心”(以上见《李普曼传》第559、560页)。1939年中期,“圣路易斯号”客轮“满载930名犹太难民从汉堡出发来到哈瓦那(当时古巴完全被美国控制——笔者注),但是由于难民们的签证不符合手续而被拒绝登陆,于是他们试图在迈阿密靠岸,可是又遭到美国政府的拒绝,被迫返回欧洲。尽管早在1942年死亡营就尽人皆知,李普曼却没就此写过什么。……国务院实际上对纳粹灭绝犹太人的计划进行了消息封锁……屠杀犹太人的步骤不断加快,奥斯维辛集中营每天屠杀1.2万人,共有100万人在那里惨遭毒手。而美国政府却对难民采取冷淡态度,并且拒绝炸毁通向死亡营的铁路。”(《李普曼传》第561页)因此,美国政府对纳粹迫害犹太人的态度是冷漠的,甚至抱着随他的便的态度,更没有它常谈的“制止人道主义灾难”的“高尚”举动。

  战后,迫害犹大人的粹德纳国已不存在,但没有纳粹迫害的犹大人从欧洲外流现象有增无减。“欧洲犹太人的最大潜在避难所是美国,1945年12月22日,杜鲁门总统发表声明,宣告一项迅速接纳来自欧洲的政治避难者和难民进入美国的政策……一年以后,在1946年12月19日,总统宣告,到10月21日为止,只有4767人在这些行政安排下被接纳入境。”(〔英〕柯克《1945~1950年的中东》,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323页)似乎非常关心犹大人的人权的美国实际上是口惠而实不至。英国外交大臣“贝文在惠特森召开的1946年工党大会上宣布,美国压迫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的理由是‘因为他们不要犹太人住在纽约’,一位美国的犹太记者承认,……许多对犹太移民进入巴勒斯坦的最热心的大会支持者,同样也是限制犹太移民进入美国的热心鼓吹者。”所以,英国学者柯克写道,美国支持犹大人移居巴勒斯坦的“这些措施并不是全部地为着犹太难民的利益的;在美国,任何大量地在犹太社团增加人数,似乎连犹太社团本身也不赞同;因为犹太人总数业已达到500万以上,而且犹太人集中在美国那些大城市里早已引起程度严重的反犹太主义,而犹太社团则极力希望不要去使它激化。”(《1945~1950年的中东》第324页)因此,美国在国际上冠冕堂皇的、支持犹大人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国家的口号下,掩盖着其国内的反犹、排犹丑态,掩盖着驱使在美国不受欢迎的人们去占领他人家园以充当自己在中东的鹰犬的祸心。

  如果仅有散居各国的犹太人想复国,没有势力强大的帝国主义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根本不能成功。犹太人复国成功,先期主要是有英国支持,20世纪40年代后主要是美国的支持。西方垄断资本根据形势需要,不时掀起排犹浪潮来打击与其竞争的犹太资产阶级,另一方面,有时他们又想利用犹太资本的力量来为其海外扩张势力效力。正是基于后者考虑,英美资产阶级先后大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

  英国1882年占领埃及后,特别想控制巴勒斯坦。英国想以巴勒斯坦作为向中东腹地扩张的跳板(当时西亚很多地区都是奥斯曼帝国属地),并作为他控制的苏伊士运河的东面屏障。英国认为,如能这样,将加强自己与法国、沙俄等争夺中东时的地位。

  英国想去控制巴勒斯坦,犹太复国主义也想去此处复国,英国的侵略野心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复国计划相吻合,这使他们后来的勾结有了可能。犹太复国主义最早的领导人赫尔茨(奥匈帝国记者、犹太人)看出这种可能,想通过这种勾结来实现犹太复国计划。他在1896年“发表了《犹太国家》一书,提出建立犹太国家的完整纲领。他宣称,未来的犹太国家将依靠大资本家的金钱和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建立起来;这个国家将由富人治理,而穷人只能从事体力劳动;至于土著阿拉伯人,必须强迫他们服劳役,然后将他们驱逐出去。”(《重要国际问题探源》第136页)他还明确表示,“由犹太移民在巴勒斯坦建立的国家将充当欧洲防范亚洲的堡垒”(钟冬《中东问题80年》新华出版社1984年版第4页)。犹太复国主义头目、后任以色列第一任总统的“魏兹曼在1914年曾向英国献媚说:‘如果巴勒斯坦进入英国的势力范围,并且英国此后鼓励在那里安置犹太人的线万或更多的犹太人,他们将形成苏伊士运河的一支强大的卫队。’”(编委会《战后世界历史长编》第一编第四分册第36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犹太复国主义自愿充当帝国主义对付亚洲人民(首先是中东人民)的鹰犬、打手。

  一战爆发后,犹太复国组织的头目们也看出英国将从埃及出发攻占巴勒斯坦,他们认为在英国支持下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家的前景就将实现,为此,他们频繁与英国政府要员接触。1917年,英军大举攻入巴勒斯坦,英国政府认为在巴扶植一个亲英犹太实体应提在议事日程上了。英国想利用犹太实体来协助自己在中东的殖民事业(也就是让犹太实体充当自己压迫、阿拉伯人的助手、打手);而在阿拉伯民族之外另加入犹太民族,可利用民族矛盾相互制衡,以分而治之实现统治;另外,如战后其他国家要求各国退出所攻占地域时,可以帮助犹太人建立家园为英军长期留驻巴勒斯坦的借口。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在给犹太复国组织头目、犹太财阀罗思柴尔德的信中正式宣布:“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这就是著名的“贝尔富宣言”。一个月后,英军赶走土耳其人,占领巴勒斯坦全境。战后的1922年,国际联盟正式批准巴勒斯坦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

  在英国纵容下,“依靠国际犹太资本财团的资助,一些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大肆夺占阿拉伯人的土地,驱赶阿拉伯农民……犹太极端分子还建立了专门进行恐怖活动的秘密武装。阿拉伯人忍无可忍,于1929年8月再次举行武装暴动,同犹太人发生激烈冲突。”(《重要国际问题探源》第139、140页)因此,我们知道为什么巴勒斯坦人要同犹太人斗争,因为犹太复国主义者们霸占了他们的家园。并且知道犹太复国主义者为霸占他人家园不惜采取活动。知道是谁在巴勒斯坦首开恐怖活动的先河,知道侵占他人家园的恐怖活动(包括以色列现在的国家)是引起反抗侵占的恐怖活动(当然,这是一种不正确的反抗活动)的原因。

  30年代,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的数量急剧增加。1880年巴的犹太人仅2万,1918年也仅5万人,占巴总人口的7%。1939年,在巴犹太人达“44.5万人。英、犹默契,夺取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土地,把许多巴勒斯坦人赶出家园,在阿、犹两个民族之间播下仇恨的种子”(《中东问题80年》第5页)。犹太人在巴的急剧增加,就其原因,除英国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扶持外,还因为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肆迫害,而“关注人权”的欧美各国对犹太人的惨状漠不关心,拒绝他们入境避难,大批犹太人只有进入巴勒斯坦定居。因此,我们可以说,犹太人当时进入巴勒斯坦情有可原。但你应与原来一直住在这儿的阿拉伯人和平相处,而不能反而夺占阿拉伯人的土地、房屋,将其赶出家园。就象你避难进入某家,你不能反而将接纳你的人家赶走啊!另外,约1800年前压迫、杀害你们的祖先,并将其从巴勒斯坦赶走的是自欧洲侵入的罗马帝国,而不是阿拉伯人的祖先。即使亲以色列的美国学者费希尔也写道,“犹太复国主义者没有看到他们侵犯了另一个民族的家。”(费希尔《中东史》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570页)

  1939年起,英国修正了“扶犹排阿”政策。1939年5月17日,英国发表白皮书,限制犹太移民和“购买”士地。发生这种变化,是因为1936~1939年巴勒斯坦人民反抗英、犹合伙侵占其家园和财产的武装起义,以及阿拉伯各国人民对英国“扶犹排阿”政策的抗议,迫使英国重新考虑他的政策。同时,巴勒斯坦人民起义时,德国宣传机器一再表示支持阿拉伯人,力图拉拢阿拉伯各国反对英国。伦敦深知中东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的重要战略地位,为避免大战之前自乱阵脚,需拉拢阿拉伯世界,为此必须改变对犹太人的政策。

  5.17白皮书遭到犹太复国主义极力反对,因为这将使犹太人永远无法成为巴勒斯坦的多数民族,从而影响他们在巴勒斯坦复国的计划。“他们一般认为巴勒斯坦的政治前途最终主要取决于力量和人数对比的既定事实,而主要不是取决于任何法律上或政治上的公式。”因此“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和全世界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把这份白皮书抨击成一份奸诈的文件,并要不惜任何牺牲来‘挫败’它……一个英国警察在耶路撒冷被击毙;犹太建国会执行委员会主席本.古里安(以色列建国后任首任总理——笔者注)宣称,这次暗杀就是‘犹太人开始反抗’英国新政策的‘标志’”(《中东史》第569页)。犹太人开始袭击英国军警,炸铁路、工厂,1944年11月6日还暗杀了英国常驻中东大臣。从此,犹太复国主义脱离大英帝国轨道,转而投向美国。英国也看出美国要通过扶持亲美的犹太国家,在中东排挤英国。因此在随后一段时间里,英美对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上产生了一些矛盾。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正式主张……在1942年于纽约市比尔特摩尔旅馆起草的纲领中提出。这个比尔特摩尔纲领由犹太建国会的内部总理事会在耶路撒冷予以批准。该纲领要求成立一个包括整个巴勒斯坦在内的犹太共和国,并且要求移民不受限制,移民事务由犹太建国会实行管理。”(《中东史》第812页)可以看出,犹太复国主义根本不想与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共处,他们想独占巴勒斯坦,为此不惜用各种方法(包括威胁和各种暴力恐怖活动)将阿拉伯人赶出他们世代居住的家园。同样,为使各地犹太人“不受限制”移居巴勒斯坦,犹太复国主义也不惜用恐怖活动对待英国当局。“古里安已经警告过,如果英国政府重又按1939年的白皮书行事,那么所得到的答复将会是在巴勒斯坦发生‘流血恐怖’和‘经常性的残暴行动’。”(《中东史》第813页)现在,包括美国为首的西方和以色列说,抵抗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搞恐怖活动,要求解除抵抗占领者的武装(他们说这是非法武装)。但是,为大量移民巴勒斯坦,赶走巴勒斯坦的原住阿拉伯人,当年犹太复国主义搞了无数计的恐怖活动,成立了专搞恐怖活动的非法武装。“古里安批准了巴勒斯坦的三股非法犹太复国主义武装力量的公开行动。”三股武装力量是哈加纳、伊尔贡和刚毅队,哈加纳成员约6万人(《中东史》第814页)。

  这三股武装力量除大肆袭击英军警(包括用炸毁巴勒斯坦英军总部)外,还在巴勒斯坦大搞恐怖活动。1945年10月31日晚,哈加纳突击队“撬起巴勒斯坦铁路的铁轨153处;伊尔贡攻打利达火车站;刚毅队则破坏了海法炼油厂。两星期后,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的政府大厦被焚,……1946年的头几个月……者的行动仍在继续,……哈加纳却公然夸耀自己参与了恐怖活动。”(《中东史》第815、816页)

  犹太复国主义还针对巴勒斯坦人大搞恐怖活动。“巴勒斯坦人外逃的主要原因还是对犹太的恐慌和惧怕。这种恐怖活动的规模是巴勒斯坦人无法相比的。犹太恐怖活动采取两种方式:对巴勒斯坦人的实际暴力行动;有组织的私下散布关于巴勒斯坦人的谎言、诽谤和威胁运动,犹大人称之为‘心理战’。两者的目的都十分清楚,就是要把巴勒斯坦人逐出他们的家园。犹太最可怕的暴行是在名叫代尔亚辛的巴勒斯坦人的村庄犯下的。1948年4月10日,约260名巴勒斯坦男子、妇女和儿童在那里被屠杀,有些人是被砍死的。一位孕妇被屠刀剖开了肚子。”“代尔亚辛不是巴勒斯坦人唯一遭受大屠杀的地方。在纳斯尔.艾尔-丁,安.艾尔-宰通赫,艾尔-比纳,艾尔-巴萨和萨夫萨夫,都发生了巴勒斯坦公众遭受犹太制造的浩劫。”(《阿拉法特传》第45、46、48)犹太复国主义是现代巴勒斯坦地区活动开创者,并且他们是现在高喊反恐的美国纵容和支持下进行的恐怖活动。“犹太复国分子敢于如此胆大妄为,主要是因为有美国这个后台撑腰。”(《重要国际问题探源》第144页)美国认为,犹太复国主义的恐怖活动将使英国难以管理巴勒斯坦,美国通过犹太复国主义恐怖活动将挤走英国,使这一地区纳入美国势力范围。对于以色列建国,“有些西方学者说:‘是把以色列送给了犹大人。’对于这段历史,后来曾任以色列总理的贝京曾说:‘我们的敌人把我们叫做,……而那些非敌非友的人,……在英国的宣传影响下或出于习惯,也使用这个词。我们的朋友……具有历史眼光的也只用一个词来称呼我们:爱国者。’但是,由于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强势地位以及它与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同盟关系,人们却往往倾向于忽略这些事实(即犹太复国主义大肆进行恐怖活动的事实——笔者注)。”(张家栋沈丁立《恐怖语境下的》《世界经济与政治》2003.12)

  因此,对于犹太复国主义为在巴勒斯坦建国所采取的大量活动,当时是世人皆知的。贝京也承认,即使是中立人士(贝京所称的“非敌非友”人士)也叫他们为“”。而希望通过犹太复国活动为自己在中东培育一头鹰犬、建立一个堡垒的美帝国主义,却纵容、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行为,并把世人都称为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尊称为“爱国者”。正如张家栋等所言,由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大力支持,对犹太复国主义在建国前干的大量恐怖活动,西方主流媒体现在都默不做声(他们对以色列现在的、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国家同样默不做声),他们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掩盖(“忽略”)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

  面对犹太复国主义不断的恐怖活动,加上美国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支持和美国对英的压力,以及战后的英国在很多地方都要依靠美国的支持,英国觉得难以进行与犹太复国主义的战争。再加阿犹矛盾难以处理,英国觉得无力继读对巴勒斯坦的统治。英国决定撒手不管,将巴勒斯坦交联合国处理。

  由于美国的强大作用,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巴勒斯坦分治计划。尽管犹太人原来只占不到1╱3的人口和少于6%的土地,它却不顾事实,把这个国家57%的土地划归犹太人。联合国的决议是不符合国际法的。”亨利.卡唐写道:联合国“这个组织任何时候都不能对巴勒斯坦拥有主权或其他权利,因此,联合国无权决定巴勒斯坦分治,或者把它领土的任何一个部分划归一个外国移民的宗教的少数派,以便建立他们自己的国家。联合国不能把不是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联合国的成员,不论是个别的还是集体的,都不能分离、削弱或损害巴勒斯坦人民的主权,不能任意处置他们的领土,或者以分治来破坏他们国家的领土完整。”(《阿拉法特传》第49页)但以色列并不满足联合国划给他们巴勒斯坦大部分土地和绝大部分优良土地的状况,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后,通过几次侵略战争,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全境(现在向巴方归还了极少部分)。

  现在,美国为首的西方经常要求巴勒斯坦首先承认以色列存在的权利,否则就对巴方实施制裁。如果美欧真正关心犹太人人权,真正为你们长期迫害犹太人而悔过,则应由你们欧美承担迫害犹太人的责任,通过划自己国家的某些土地安置犹太人。但美欧不这样作,却要与反犹毫不相关的巴勒斯坦人为欧美的反犹承担责任——美欧强行将巴勒斯坦人的大部分土地划来安置犹太人,使广大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美欧如自己为以前反犹历史赎罪,“为此要使另一个民族承受巨大的非正义的对待”,是毫无道理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请问,凭什么应该是被侵占者(巴勒斯坦)承认侵占者(以色列)在侵占领土上的存在权利,而不是侵占者首先承认被侵占者的生存权利并归还占领的土地呢?就象德国、日本在二战前和二战中,侵占欧、亚很多国家的领土,应首先是德日承认被侵略国家存在权利,并德日撤出被占领国家;还是要被侵占国家首先承认德日在侵占土地上存在的权利?因此,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思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巴方的要求都是毫无道理的。平时爱高喊“人权”的美国坚持这种蛮不讲理的、严重损害巴勒斯坦人权利的强权政策,是为其在中东的狭隘私利服务的。英国学者哈特写道,“以色列国的建立,是因为英国(原文如此。可能应为美国——笔者注)及当时的一些大国认识到,以色列的存在是使阿拉伯国家处于衰弱和分裂,并无法对大国控制和剥削这一地区的资源和战略物资,进行成功的挑战的最可靠的保证。巴勒斯坦人正是由于这一原因被用来作为牺牲品。他们真正罪过就在于他们拒绝从地球上消失。”(《阿拉法特传》第53页)